“年度报告”中的电子签名:生产力工具在进化
2020-01-08 20:21:31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每逢岁末年初,互联网都会进入例行的“晒成绩单”时间。

但今年在朋友圈刷屏的,除了那些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超级APP,电子签名玩家e签宝的“数据报告”同样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。可能不少人对这家企业还有些陌生,报告中却披露了一组和大多数人相关的数据:

截止到2019年12月,e签宝电子签名服务的累计签署量达到105亿,日均签署量超过2000万次,涵盖2.5亿的个人用户和437万的企业用户。

105亿的数字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可如果你去一二线城市的政务机关处理过事务,大概率会是e签宝等电子签名企业的用户。特别是“最多跑一次”成为越来越多省份政务服务改革的目标,电子签名注定会和越来越多人打交道。

只是“刷屏”的原因,恐怕不仅在于电子签名与普通用户的关联性,2019年被资本捧上风口浪尖的ToB市场,或许才是最直接的“幕后推手”,比如在企业服务的蓝海里,电子签名这条鱼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制造多大的蛋糕?

01 电子签名的“绿灯时代”

电子签名并不是一个新物种,打个比方的话,就像是一位久在江湖却不那么惹人注目的“扫地僧”。

直接的例子就是e签宝,2002年至今的17个年头里,可以说见证了互联网大大小小的所有风口,电子签名却以“印章系统”的形式经历了长达十多年的静默期。直到2013年电子签名进入SaaS时代,才逐渐吸引了资本市场的注意。

然而无数行业进入“寒冬”的2019年,却是电子签名的“绿灯时代”。

先来看一组政策层面的利好消息。

2019年4月,国务院公布了《关于在线政务服务的若干规定》,明确政务服务原则上应“在线办理”,进一步确认了电子签名、电子印章、电子证照、电子档案的法律效力,也是当月第四次在政策上要求加大电子签名应用。

与之对应的,工信部、国家移民局、财政部、司法部、教育部、交通运输部、住建部、人社部……纷纷倡导各级机关支持电子签名、电子签章、电子合同的实践,几乎每个月都有新的政府部门表态。

再来梳理下法律法规上的积极信号。

早在2005年的时候,《电子签名法》就在国内颁布实施。只是确定了电子签名的合法性,却未能解决电子签名的安全性,直接导致电子签名行业在2013年前后涌入了几十个玩家,服务上的良莠不齐让电子签名局限于签章的基础服务,十几年来的市场渗透率也仅仅只有1%左右。

2019年10月份,国内首部《密码法》正式表决通过,核心精神就是对商用密码进行“制度松绑”,削减行政许可、放宽市场准入的同时,合法合规将是电子签约的硬性门槛。也就意味着电子签名行业即将发生一轮淘汰赛,那些缺少安全资质和安全技术能力的玩家,将逐步被市场剔除出局。

同样嗅觉敏锐的还有互联网巨头们。

2019年3月,腾讯出现在电子签名企业法大大的融资名单中,彼时就有传言称腾讯、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将加入电子签名战局。毕竟To B服务的本质是有价值的资源配置,目标是提升实体经济的产业链效率,生态化几乎是必然归宿。

2019年10月份,阿里的靴子也终于落地。蚂蚁金服成为e签宝C轮融资的领投方,6.5亿元的资本规模再度刷新了企业服务的融资记录,同时e签宝和阿里生态的协同效应,也开始成为外界讨论的焦点,双方将在哪些环节进行战略合作,以及电子签名将如何在巨头的生态助力下加速向市场渗透。

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,电子签名在2019年被多股红利按下了加速键。

02 产业互联网的“润滑剂”

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,作为常年穿梭在商业游戏中的老手,对电子签名赛道的看好,绝非只是因为政策上的全面开花。

在理解巨头们的“小心思”之前,不妨先看下这样一个应用场景:

朱俊是一家室内环境监测机构的检测员,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,每天来回穿梭在城市中的大街小巷。

不过占用朱俊时间最长的工作并非是实地检测,而是监测报告的整理。每次要输出监测报告时,朱俊需要找不同的复核人、审核人签字,然后再和客户沟通确认,同时还要进行报告的整理和存储。往往是白天在外面忙了一整天,临下班时还要回到公司整理报告,赶在同事下班前逐一进行签字确认。

让朱俊记忆深刻的是,有次不小心将一天的检测报告落在了出租车上,不幸被后面的乘客捡走。因为检测报告的不幸丢失,朱俊不得不挨个给客户打电话道歉,重新约定上门检测的时间。不仅损害了公司的信誉,自己被领导狠狠骂了一顿,还严重影响了自己和同事既定的工作计划。

2019年公司采用电子签名后,朱俊的工作流程被极大地简化:每次检测完成后,朱俊可以在手机上填写检测报告,然后将处理好的报告发送给复核和审核的同事,不再需要挨个办公室敲门找人,也省去了报告整理的烦恼,以及报告不小心丢失的风险。

如果要从中提取一个关键词的话,降本增效无疑是最为契合的答案。电子签名看起来只是一个“基础服务”,已然抓住了产业互联网最核心的痛点。

正如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给出的判断:“中国产业互联网起步较晚,未来10年虽然是产业互联网的黄金十年,2020年却是产业互联网最危险的一年。”之所以用“最危险”一词来形容,在于资本已经习惯了消费互联网烧钱换增长的模式,可同样的模式在企业服务中几乎是行不通的。

原因也不难理解,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终归是目标导向,无法在短时间内让企业用户尝到甜头,后续的合作几乎无从谈起。沿循这样的逻辑,电子签名不失为产业互联网赛道中最有效的“润滑剂”。

比如零售企业需要和各种经销商、渠道商打交道,签一份合同需要来回盖章确认,既在无形中耽误了时间,又陡增了企业的内部成本,电子签名所能提升的效益,想必大多数企业都能算清楚。

何况产业互联网有着典型的规模化集聚效应,谁能占领产业的基础资源,谁就能拿到更好的底牌,电子签名也就成了不可或缺的一环。

03 生产力工具的再进化

对于e签宝、法大大等电子签名的头部玩家而言,选择与互联网巨头合作也并非没有私心,本质上还是为了生态协同。

至少e签宝已经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。

105亿的电子签名签署量,不失为一个值得纪念的“注脚”,但对e签宝来说远不是终点。2019年下半年,智能合同逐渐成为e签宝对外的名片,通过与阿里巴巴达摩院、蚂蚁区块链、全国各地律所和法院的通力合作,将业务范围从电子签名延伸到了覆盖合同全生命周期的智能合同。

所谓的智能合同,在电子签名的基础上结合AI、大数据、区块链等前沿技术和法律服务,涵盖了智能模版、智能起草、智能审批、辅助审批、智能对比、履约跟踪等服务。不仅赋能客户合同管理能力,还帮助客户进行合同范本、分类管控、智能审阅、合同风控、合同履约、合同分析统计等功能,让法务人员从繁琐的纸质传统管理事务中解脱出来。

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,智能合同这一服务模式的诞生,打破了科技、法律、商业的边界,在三者的交界处找到了新的增长空间,顺势增加了电子签名生态链条的长度和维度,除了原有的盈利体系,合同模板定制、法律咨询服务、合同辅助审批、履约追踪等都可能成为潜在的收入渠道,增强商业模式的韧性的同时,也制造了更多的想象空间。

不过从电子签名到智能合同,不仅仅是商业模式的扩维,也是生产力工具的二次进化。

电子签名解决的还只是合同的电子化签署,智能合同一次性解决了合同相关的一连串问题,不单是“签合同不用纸”那么简单。站在企业用户的立场上,即便是缺乏法律基础的用户也可以轻松设计相对标准的合同样式,同时在线化和数字化天然降低了文件签署和保存、查阅的成本。也就意味着,企业合同的签署不再需要链条冗长的法务审核,合同的鉴定、仲裁、公证等服务也可以在线进行,“降本增效”的优势进一步凸显。

同时新的化学反应也在发生。

比如“在线租机”服务有着很高的违约率,尽管双方也有签署合同,但违约的仲裁处理等往往需要六个月的时间,变相增加了企业的维权成本,导致一些用户钻了空子。但智能合同会将租赁合同上链管理,一旦用户没有按期归还或者按时缴款,即可到互联网法院快速立案,时间周期被压缩到了十几天。

智能合同所释放的技术红利,在很大程度上为新兴的共享经济增加了一道保险,以往被道德和人性考验的商业模式,正逐步迎来全新的生长空间。就这一点而言,智能合同不失为新兴经济的“催化剂”。

04 写在最后

有人算过这样一笔账:智能合同管理替代传统纸质合同管理的数字化红利,将产生规模高达2860亿元的商业空间,不可谓不诱人。

不过e签宝在年度数据报告里还给出了另一个计算:2019年电子签名节约了475亿张纸,叠起来等于535座珠穆朗玛峰,间接拯救了119万棵树。

诚然,不管是出于商业目的,还是从环保的角度思考,电子签名迎来“绿灯时代”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件,哪怕没有互联网集体转向ToB的时代机遇,电子签名行业也不会缺少爆发的必然性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